這是一篇作者冒著烈日灼曬、悍蟲叮襲、猛狗叫囂、惡夜荼毒等各種環境威脅,
前往遙遠的北方(不過就只是台灣苗栗...)
用大量的淚水、汗酸、白血球、組織胺、膽汁、咖啡因、腎上腺素等狂亂揮灑...
才潦草地譜寫出今日大家眼前的這...
如此微不足道的旅遊紀實~

暑假初,家父依慣例會開始計畫國民旅遊卡「技術性使用」的動線,
特別愛親近大自然的我們一家四口,
放眼台灣本島,
幾乎沒有哪個「人車到得了的地方」是沒去過的(好囂張啊!)
即使是近十年來國內旅遊領域火速竄紅的地方...南庄。

身處於閩南家庭,聽老一輩講起客家人、客家菜、客家生活,
總是咬牙切齒、面露凶光,鄙夷地稱之為「客人仔」(比照原住民「番仔」)
過往恩怨都化作義民祠與二二八公園 了,然而新人又能參悟箇中多少?

我是受過有別於兩蔣時代的新式國民義務教育,
中學歷史課讓我理解到的,是閩南人自明清以來在台灣的勢力之龐大,

尤其泉州人,分佔了中南部海岸、平原等精華地帶,過著堪稱富庶的生活,
漳州人也不差,在台北盆地 、蘭陽平原與兩河出口穩定發展農漁、經貿,
客家人除因來自閩西、粵北的山地,也因為人數勢力較弱小的關係,
在今日桃竹苗一帶及中南部零星靠山的地方落腳,
而山地人最可憐,被逼到...

也許長期以來的族間頑抗、極端排外等不健康的態度,
早應該被更多的同情與包容給取代。

這篇其實不是要說這個的...

正當我認真地向家父灌輸這些史地觀念,
愚妹已將車子流暢地駛下頭份交流道,
在我這個把駕照放皮夾未滿一年的菜鳥眼裡,真是女中豪傑!

家父自稱曾跟團來南庄遊覽,
老馬識途地接手開車,也就這麼被他一路開到了南庄市區,
即便愚妹在中山高持續以平均100km/hr的速度狂飆(趁家人專心聊天時甚至破110),
但畢竟早餐是在7:00 AM入腹,
我們相中了一家名為「粗X淡飯」的客家餐館,打理中餐。

閩南人一向對客家菜不抱希望,但「粗X淡飯」裡一道油雞可真絕了,
果凍般的皮香Q彈牙、肉質鮮美飽滿、纖維細緻緊密、骨肋精瘦紮實...
連以往嚐過三義、美濃一帶客家小館後都在車裡忍不住罵髒話的爹媽,
也意外地讚不絕口,稱善非常。

因為所預訂的民宿慣例在2:00 PM後才供人進住,
正午的炎熱,讓我們在選擇用來打發時間的景點不做他想,
直往清涼消暑的溪水邊駛去!

隱約看到「南江」鐵牌旁豎立一個不怎麼顯眼的「嚴禁游泳」告示...
然而,我們看到的卻是...




一幅在地青少年的「夏日戲水樂」...
下頭不斷有人往水裡跳、游上岸、再跳,談笑嘻鬧,青春洋溢。
上頭(緊臨的公路)不斷有人朝水裡丟擲冰台啤、寶礦力水得,頑皮搗蛋,活潑風趣...
我們一家四口小心翼翼地走下河岸,皮嬌肉貴地挽起褲管,泡泡水、拍拍照,
卻怎麼也不像這班「行為明顯觸法」的年輕人那樣自然得意...

彆扭的人像照就免了

經愚妹一喊「哥,好多蝴蝶喔!」之後的10分鐘,我就忘情在拍攝蟲鳥了。




過了一座小橋,拍到一隻中型水鳥躲在橋下蔭涼處「避暑」的美麗剪影!




蝴蝶在吸食岸邊岩縫微微流出的泉水。




據自稱專業昆蟲「欣賞家」的愚妹斷言,這是刺蛾(Limacodidae)的一種。





這隻蝴蝶相當親和,讓我到很近的地方拍攝,意外剪裁出這張三分畫面的圖片,
就像是「蝴蝶國」的國旗。



警覺到河邊有超高密度的「小黑蚊」,家父催促我們快離開,
我也看到愚妹白皙的手臂有密密麻麻的黑點,
一時還以為是自己蹲著拍蝴蝶太久產生錯覺...

收起相機後就像逃命一般直奔車後座...畢竟我是家裡最受「蚊界」饕客愛戴的,
然而種種逃生舉動都為時已晚,上了車,吹了冷氣的雙腿還是奇癢難搔,
發炎腫脹處近百,直跳腳,凍未調!




怵目驚心,餘悸猶存...
到了南庄市區,直到家父自7-Eleven買了包高級精鹽讓我塗抹於患部,
傷勢才獲得控制,頓時離苦得樂豁然開朗春風滿面達乎涅盤...
說不出地舒服受用,好想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 有7-Eleven真好!

這個空檔,家母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俐落手段買了5罐老字號「屋簷X」桂花釀。


爹媽皺著眉頭往後座打量著我的雙腿,愚妹則是嘖嘖稱奇並不斷用相機做紀錄...
此刻的我心中百感交集,
懷念起家裡的一切,安適的床、可愛的貓、寬敞的客廳與清晰的液晶電視,
憎恨起這裡的種種,惱人的熱、萬惡的蚊、比想像還糟的水和空氣...

然而這種憤慨只是一時的,
難得出遠門旅遊的興奮熱情並未被澆熄,
雙腳的刺癢痠麻疼痛也在接下來這趟輕鬆的「向天湖 畔漫步」中一掃而空。

一位原住民大叔表示,車子停在入口處的停車場必須收費,非假日亦同,
只好掉頭,隨後便在靠近一條步道的出口處找到停車空地,恰好也只剩一個車位。
踩著木板,穿越一片低矮水草遍佈的半泥濘地,路經一間長方形大房子,
據說是賽夏族矮靈祭場,裡頭全是人,專注認真地討論族裡的事情。(大概吧)
再從入口處起行(走過那位大叔面前),原來,入口與出口處距離相當近。


沿路好多販售蜂蜜苦茶、龍眼甘草、各式花果、手工藝品的攤販,
緩步深入,一棟石板與竹幹搭建的原住民風格大型公廁位於右方,
除了利用石板與竹子共同的耐熱特性,外觀亦略見設計巧思。

一名健瘦原住民騎著偉士牌機車穿林而行,
後方跟著狂吠追趕的狗群,聲勢豪邁疾勁。
看了我腦子不禁頓時空白,除了被他那自由自在奔放於山野間的草莽活力吸引住...
另一方面也因為JimWang從小就怕狗...(早說嘛)

大夥兒被一位年輕男子喚住,大方的表示歡迎參觀當地養蜂的培殖、採收方式。
他戴著金項鍊,口音有點歹丸狗以卻又帶著濃濃的小米酒style,很有趣的原台相雜。




蜜蜂來回逡巡並發出拍打翅膀的嗡嗡嗡聲,養蜂人告訴我們...
不刻意去攻擊牠們的話,我們絕對是安全的。
他說:「你們看,那隻紅色的就是蜂后,一個蜂箱裡頭只有一隻。」
他不斷向我們展示養蜂取蜜的雞絲頭如炭燻壺、離心機等,
這兒的蜂蜜顏色較一般龍眼花蜜清淡很多,但十分香醇不黏膩。

最讓我大開眼界的要屬花粉了~
據說一隻蜜蜂每趟來回花朵與蜂箱間,至多挾帶2顆花粉(藏於腹翅間),
比逼逼彈還小顆的花粉,冰水沖泡後飲用,有著難以形容的香甜美味,
而花粉直接放入口中,那種酸酸甜甜苦苦的好滋味真讓人印象深刻。


離開兩旁全是攤販的小徑,在草木遮掩之間,我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湖泊!






想必這就是向天湖 吧!
不過就眼前正值中低水位的湖面看來,與其說是湖泊,卻僅狀似個大水塘~

向天湖 附近生機盎然倒也不假,
許多魚鳥蟲蝶、水生植物都毫不收斂地遍布在我們前進的路上,
前方幾步的,都似在迎接;後面不遠的,也像在挽留,五花八門目不暇給。




遊客紛紛駐足,就為了這株奇怪的野生植物~
果實串的長度約略大於20cm,其莖部更長達1公尺以上(頂端約到我的胸部),
鮮豔飽滿得讓過路人頻拭口水。

傍湖走,一路上陽光很強,水草豐美、綠樹夾道,讓我們不覺得湖泊還在我們身邊。
直到抵達「向天湖 農場」之後,
才看到天空幾朵潔白無瑕的積雲繚繞著...那環抱湖泊周圍的秀麗山巒,
就像美人入浴,背脊曲線上的泡沫般綿密濃厚...(輔導級)




向天湖 農場」對面有座特別綠化的休憩所,裡頭的洗手台用花崗石磨製,真用心。
向天湖 農場」的民宿外觀讓我們感覺極其平庸,不過聽說裡頭別有洞天...
可惜似乎不能使用國民旅遊卡,加上地處偏僻人跡罕至,沒考慮過在此住宿。


猛地瞬間,爹媽輕聲喚我和愚妹,卻語帶急促:「快來,有隻很大的鳥停在那裡!」
隨即就進入這趟「向天湖 畔漫步」的第二波高潮~




原諒我18-135mm只能捕捉其風采到這樣的程度,畢竟我們相距至少有30公尺之遠,
再一次據自稱專業鳥類「欣賞家」的愚妹斷言(又來了)...
這是一種叫「夜鷺」(Nycticorax nycticorax)的水鳥,又名「暗光鳥」!

這隻夜鷺在我們發現它之後3分鐘便飛走了,時腦子不禁想起 王洛賓的新疆民謠...
下午三點的太陽還是兇狠得緊,水草豐美花團錦簇的湖濱景觀沒有絲毫萎損的遺憾,
偌大的水鳥在水面劃出激盪人心的水花,穿透湖心,消失得無影無蹤,
遊人的青春也浪費得不著痕跡、不趕時間、不亦樂乎! (好爛的結尾)




離開向天湖 部落之前,多拍幾張湖景吧!
雖然天氣很熱、湖水很濁,稍微帶有蚊蚋瘴癘之氣,
但以海拔700m左右的矮山來看,環境不致髒亂、居民安分守己,
更保存有原始的大自然景觀、早期人文與獨特的沼澤生態,實屬難得,
回到停車場,看到一棟正在搭建的水泥建築,我擔心起這個旅遊景點的前途~


返向南庄市區,經過那條給我極差印象的南江...
在一個叉路口看到指示牌,
噢!終於要與網路風評不錯的毓琇圖書山莊見面哩!
開始幻想著軟綿綿的床鋪與光可鑑人的檜木地板~

一路都是民宿,各式各樣的小木屋、石板屋、客家磚房、日式建築等琳瑯滿目,
毓琇似乎在巷尾,也是至高點。
寬敞的停車場未壓縮到活動空間,地處山坡,民宿建築本身位於停車場的更上層。

當我們把行李卸在大門前廣場的一組客桌椅前,八隻眼睛搜尋著任何像是老闆的人,
意外的是,首先招呼我們的竟是一隻大黑狗,熱情地搖著尾巴,
反正不急,我們在長達20分鐘的「等老闆時間」裡,四處走走看看。




黑得找不到眼睛的小黑,是莊主的愛犬。
根據臨行前所做的功課,民宿老闆會在假日遊客特別多時舉辦「黑森林夜遊」,
而這隻小黑,便是夜遊活動的領隊。
隔天離開民宿上車時才發現...
原來南庄也是有貓咪的(在擋風玻璃留下腳印)
只是白天在小黑勤奮的警戒巡弋下,貓咪不得不退散...

沒老闆來帶領也不敢隨便到民宿內亂晃,不耐煩了就開始在室外到處拍照起來,
我首先注意到這裡的菸灰缸,晶瑩剔透的菸灰缸!(興奮)
愚妹完全不明白我的感動,只覺得這到處都看得到...




我刻意拍得工整,弄得像是高貴燈飾箱在金屬髮絲紋檯面上,
私以為這樣的照片甚至可以標榜該山莊靜謐典雅與清新活潑的氣氛...
可惜顏色太冷酷,不夠溫柔敦厚。

除了民宿整體的清潔衛生十分完善,櫃檯更擺了滿滿的急救器材與藥水軟膏,
該地特有的一股斯文味兒,
更由走進大廳映入眼簾的那汗牛充棟氣勢般書牆、澄澈無瑕的菸灰缸可見一斑。
怎麼說呢?JimWang是這麼想的...
當我看到這裡的菸灰缸均未染一絲煙塵,除可概斷民宿主人背景單純、身心健康,
也可推測,來這裡住宿消費的客人應該也不複雜。


從遮雨棚下的很多健身器材、兒童遊樂設施肯定看不出這民宿的歷史,
它們大多被保養得新嶄嶄的。
我特別注意花圃,茂密的苔類植物掩飾了作圍籬的的木材,漆的斑剝、心的枯腐。




簡稱作「苔木」。
這老朽到可以種香菇的木塊,生滿綠苔,竟也能美成這個模樣!




這,我和愚妹當然都免疫了。

終於,莊主現形了!
一位中等身材、中式穿著的中年男子,中文口音帶有些許外省腔,
體格略肥壯,說話小聲但中氣十足,髮白而微禿有種自然滄桑的美,
與出發前刻意染黑頭髮的家父相比看來年紀大些,而眉宇之間也顯得更豁達圓融,
臉上輕輕掛著笑容,行步宛若有風,難道是職業隱士來著?

對我們的久等表示抱歉後,在掛有「住宿請先付費」牌子的櫃檯前與家父交涉...
並對站著發呆的家母、愚妹與我說道:「沒關係,行李可以先提上去了!」

209位於二樓的角落邊間,L型的窗戶採光充足但稍嫌西曬過強,
我們不是虛榮奢華之人,但比起今年寒假才住過的東浦警光山莊,
但這裡的「4人普通房」實在太小間了,畢竟我和愚妹都是成年人了,

隨家父之後跟上來的莊主也發覺不對勁,我們還沒開口,他就先提了:
「今天剛好沒人,算來我們也是軍警一家,」
四個人內心隱藏著貪婪的喜悅絲毫不表露於看似憨厚的臉上,聽他繼續說:
「樓上有間6人房,你們可以上去看看,喜歡的話我就收一樣的錢。」
哇!哪兒還有不喜歡的道理?
就這樣,我們花了「4人普通房」的住宿費,住進了301這間「6人旗艦屋」!

說與209恍如隔世也不為過,這裡除了普通房的3倍坪數,還有一組舒適的沙發,
就連209那豪華的採光窗,比起這兒也是小巫見大巫!
莊主夫人特地來作點臨時清潔功夫,莊主更端上一盅烏龍茶請我們飲用,
氣度之浩大、服務之慇勤,自然不在話下。

四個人洗完澡已是5:30 PM,爹媽倒頭就睡,
愚妹和我,帶著相機便出門「參觀」了。




「一葉蘭步道」入口處,一株矮喬木的剪影,自以為很有FU...
未繼續走進一葉蘭步道,一方面日漸向晚,對裡頭的「黑森林」心生顧忌,
另一方面突然從路口現身的小黑在我們身後對著我們狂吠,似乎在告誡我們:
「沒我的帶領,你們休得擅闖!」




這花在南庄一帶很常見,但這裡栽種的枝葉特別青翠、花朵也格外粉嫩。


爹媽醒來已是6:40 PM,大夥兒都餓了,
出門覓食前向莊主打聽到一家「桂X園」。

抵達「桂X園」是7:10 PM,沒想到一進門有位穿著鄉村風的女子向我們喊道:
「要用餐請快一點哦!」
這邊的餐廳大概比較早打烊,原意是好心督促,怕我們吃不到晚餐,
但我相信此時爹媽對客家餐廳的壞印象又加深些了,
彬彬有禮的服務生推薦菜色都不被爹媽採用,我在旁看了好尷尬...

我感覺,「桂X園」絕對是南庄相當有特色且全力配合「拼觀光」的優質餐廳。
古色古香的櫃檯都是台灣早期的原木桌椅,地板是紅通通的磚,處處陳列著大酒甕,
牆壁高低有致地掛著農具,天花板的大型蜂窩,還算可預料的範圍,
比較特別的是,我們看到一片牛車輪硬生生地鑲進牆壁中,形成了窗戶!

爹媽相當內斂地只點了3菜1湯,它們設想著吃完要再到市區桂花巷去嚐嚐小吃!
這裡的白米飯甚好,私以為有池上便當的等級(水準高過午餐的「粗X淡飯」不少),
鱒魚表現平平,我們深知到山地吃魚不過如此,故不苛求,純慕「南庄三寶」之名。

沒嚐到另一樣「南庄三寶」桂竹筍,卻吃了一道極鮮美的沙拉竹筍(確切菜名忘了),
與台南關廟、隆崎一帶極負盛名的竹筍比較,這兒竹筍微偏幼嫩,鬆軟卻不失彈性,
向來以家鄉農特產自傲的我,咬下第一口的感想竟是:「哇!不輸耶~」


晚餐後,8:00 PM的市區街道意外地黯淡,
站在桂花巷口前,四個傻愣愣的背影露出功課沒做足的馬腳,
「那ㄟ阿捏?」 「原來南庄是沒夜市的呀!」
其實用膝蓋想也知道,我們可能都被那間豪華的6人房沖昏頭了吧~
轉往比較有光線的大馬路走走,無奈也幾乎沒一間店鋪是開著的,
好吧,只吃八分飽也不錯,省荷包顧健康。

當晚,家人吃著巨峰葡萄看電視,聊聊天,約莫11:00 PM就睡了,
可憐的我,因為白天喝了三杯莊主的茶,既疲倦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茶,硬要找碴,多半是...棉被太暖、噪音太少、房間太暗而不自在吧!

早上六點多,我以外的三個人都慵懶地甦醒,意猶未盡地盛讚這床舖、被褥的舒適,
聽在我耳裡真是格外悽涼酸楚~

早餐在壯觀的書房用膳,吃不完的吐司與罐罐未開封的果醬再次顯現莊主誠意。
餐後莊主用極不流利的閩南語跟家父聊聊,家母愚妹則與早起的小黑互動一番,
爾後悠閒地拍拍照,就發車離開民宿,進入第二天的旅程。




晨貫曦?
臨走前拍了這系列約莫20張,裡頭看似最好的就屬這張了(還是相當糟),
唉...還不是因為鏡頭光圈太小且忘了帶腳架(牽拖!)


家父頻看地圖,規劃好接下來的旅遊路線,離開南庄市區後,往獅頭山 方向去。

概括而言的「南庄」範圍肯定不小,泛指桃竹苗一帶「北客家族」生活圈的南端,
據說南庄這國內旅遊勝地大為「光火」以前,老一輩比較愛造訪的,
絕非危險湍急的溪谷、落英繽紛的磚瓦石階和亭台樓閣、摩肩擦踵的擁擠胡同...
抑或是尚無名氣的手工麵坊與桂花釀周邊食品,種種帶有炒作性質的觀光題材。

喜好親近探訪內涵「真正」豐富自然人文的風景區,而不失山野「行腳」的趣味,
那麼,到了南庄一定不能錯過向天湖獅頭山 。(不是我講的)
向天湖獅頭山 這兩響噹噹的名號之於南庄,
就好比倚天劍與屠龍刀之於元朝末年的中原武林、獅吼功與太極拳之於豬龍城寨,
那樣地深具意義,缺一不可!

沿路看遍各式道地客家民房門板後,從一座題有「獅頭山 」的牌坊進入,
豈知我們繞了半天,竟然就這麼貫穿了整隻獅子,抵達「獅尾」的新竹縣峨嵋鄉!

家父停車問路,我和愚妹也下車東拍拍西拍拍,
畢竟新竹山區對我們南部人來說是很陌生的地方,好奇心竟讓我們暫離冷氣車廂。




峨嵋鄉「東方美人茶」形象藝術石雕,
把字面美感原封不動地化作欲求寫實的採茶姑娘身軀,看來匠氣十足、稍嫌庸俗,
與此地純樸的茶莊環境相佐配,除輪廓偏向西方宗教藝術風格而不具鄉土特色外,
整體看來似乎也硬找不出什麼不搭的地方。




浩瀚的水稻田(?),我拍完石雕像後轉個身,它就這樣整個畫面撞進我的眼!
先是被嚇著而倒退兩步,之後心曠神怡,太美了,忍不住頂著大太陽多拍幾張。




偌大的凸面鏡,有改善交通視角的作用,同時...
...也是我加強鏡頭廣角端的工具。(這樣講太扯了,純粹自以為有意思罷了!)




愚妹發現一隻叩頭蟲,我的媽呀,她居然敢抓耶!
回家放上電腦螢幕一瞧...才發現光滑的花崗石柱面竟有著明顯的鏡射效果。


由於當天紫外線過於變態,我們根本懶得下來走,更別說爬上獅頭山 了,
在一棟大型寺廟建築前開闊的停車場向花果攤販問路,
約不到30歲的老闆娘低調卻不失熱情地向我們指路,聲調委婉討喜,
家母問她:「請問妳是客家人嗎?」答曰:「對呀,儂係蛤軋凜~」
家母覺得這老闆娘面善講話也溫順好聽,便向她購買一些花草乾果。

經過了「勸化寺」的路標,掌舵的家父並不依循攤販老闆娘的建議而走,
因這趟出遊並不執著於追求佛門清靜,加上酷熱,
我們只選擇到蔭涼的獅頭山 風景區遊客中心參觀。

不敢在掉了滿地黑皮白絲毛毛蟲的蓮霧樹下久留,
愚妹和我到人工造景的睡蓮池附近拍攝蜻蜓。




開始使用相機以後,我的自然生態類攝影作品都與蜻蜓脫不了干係,
不知道是否因為陽光太強把牠們都曬得褪色了,
這裡的蜻蜓顏色飽和度頗低,看起來乾癟而不泛豐潤的水氣光澤...
這隻黑紅相間的蜻蜓,敢說是個人拍攝過最醜的一隻。(有點噁心)




而這隻名符其實的「紅蜻蜓」,在我鏡頭下大秀拿手絕活:蜻蜓瑜珈?
高難度動作,阿姨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哦!


離開遊客中心,好不容易繞回到「獅頭」(獅山南端,苗栗),
因為山路蜿蜒岔雜,搞得家父乾脆停下車來看地圖,
愚妹也趁空檔撿了幾顆漂亮的大松毬果。

抵達南庄市區已10:40 AM,人潮大量湧入,
出乎意料地,我們終究以走一趟「桂花巷」作這次旅遊的結尾。

家母和我早就嚷著想一嚐多次受媒體、節目採訪而叱吒一時的桂花剉冰,
在昨晚以失望落幕之後,今早以能力所及的最大堅持,想達成心願。

南庄市區還有個我認為很美的地方,那就是大得遠超乎想像的魚市場,
剖半的深海大魚那白澄澄肥厚魚腹、亮恍恍深遂明睛、紅通通結實肌理,
印證了它是多麼不封閉的客家山村。

百年如一,天未光...堅忍著長途跋涉自遠方海港載運新鮮魚貨...
少女們在洗衫坑用沁涼的山泉水滌淨現採蔬果、魚肉和自己的衣裳,
原來是自家的桌上豐餚,如今用來招呼人潮都來不及了!
礙於資源,客家菜往往不像閩南「台菜」那般慷慨闊氣,
但這無疑是我見過最好客的客家庄,
即使南庄人私底下語重心長地傾訴著遊客對自然環境與生活型態的破壞,
就我看來,這種痛,他們是願挨的。(時機這麼歹,不禁想向他們致敬)




山泉水管,位於桂花巷入口,
望水裡仔細瞧,不難發現小型魚類的存在。




水管的特寫,這樣拍,更美,也不必擔心戲水的頑童亂入。


桂花巷口搞得人頭鑽動市聲鼎沸,
小有名氣的洗衫坑也從我想像中上百村姑大排長龍地展現勤力美德,
縮小到眼前這長約僅5公尺的小水溝,不怎樣的水質也稀鬆平常而乏人問津,
胡同左右緊臨一般人家,私人門庭、盆栽、汽機車到處可見煞風景的垃圾,

感歎:三山王爺就多保佑這兒百姓可以因豐富的觀光收入而過得更幸福美滿,
否則真是得不償失!

念罷,我們看到了門庭若市的桂花剉冰店,
店鋪被黑色奇異筆寫滿了字,多半是遠方遊客的簽名,琳瑯滿目,有誇張到。




如願以償!
我們點了三碗招牌「桂花冰鎮湯圓」,坐在櫃檯對面靠牆的長板凳上吃,
整條巷子也正好只有在這一段最窄,該說它得天獨厚呢!
附近屋牆的陰影一罩足,也就涼快極了。

至於「桂花冰鎮湯圓」,的確如傳聞般充滿甜蜜詩意...
表層淋上桂花釀裡頭的桂花瓣粒粒皆清楚,
而標榜手工製的純米湯圓,口感稍硬,相當紮實而彈性偏低,
但我實在是吃不出它們屌在哪裡,(比起在平地吃的「紅白湯圓」)
倒是都各安本分,湯圓的甜度頗低,不硬搶桂花釀的風采,
中段是剉冰,吃了2~3分鐘,心機很重的各式水果切片才如湧泉般炸出!

家母和我都瞬間被感動到,這暗藏玄機的層次感大抵說不上是創意,
底層的西瓜、香蕉、蘋果切片,讓我們花了每碗NT50還覺得「就甘心」,
幾番心思把我們大腦都封釀凍結了。

事後屏除了桂花的浪漫美感、剉冰的袪暑快感以及水果的香甜滋潤,
冷靜思考後,深以為售價實在不便宜,有趣的是...
JimWang邊吃冰邊看櫃檯磚牆、木板上的奇異筆字跡,
發現一行既kuso又實際的留言(當然也很有礙觀瞻):
「親愛的掌櫃的:
您的XXXXXX可否下一次多一些湯圓,多一些水果,少一點的冰...」
好像有5~6個字被「藍莓果粒」貼紙蓋住,想當然是該店某招牌剉冰,
現實面看,相信也是南北顧客們共同的心聲。

桂花剉冰店的隔壁,一家散發濃郁芬芳的香草店,
販售的冰淇淋售價與遊客的擁擠程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拳頭大的冰淇淋球,讓人們趨之若鶩,巷子裡裡外外人手一支,熙熙攘攘,
裡頭有各式天然香草製作的肥皂供人試用,美麗的白瓷洗手台只是配角,
暖調的光線把店內裝璜擺設、藤籃雕木、枯葉乾草、琉璃空瓶、精油蠟燭..
都照得別具歐式鄉村藝術氣息。




這是店門外的一角,香草店外頭陽光所及的地方,都種滿了綠色植物,
盆栽容器刻意精簡克難化,生鏽的奶粉罐頭、喝完的進口礦泉水玻璃瓶...
佈置得亂中有序且勤於換水免於蚊蟲孳生,很對年輕女孩的味兒,
裡頭有種絲瓜香皂很有意思,在曬乾的絲瓜裡填滿香草肥皂,
彩色而透明,相當天然而美觀,絲瓜皮還有去角質的實際功效,酷斃了!
但是售價=每公克NT2,比東港黑鮪還貴,讓我們望之卻步。




5x5=25?
香草店外栽種的一盆小花,可惜有個花瓣被折毀了~




桂花巷裡的裁縫店,相片後製時,刻意去飽和。




桂花巷某麻糬店,失焦最嚴重的一張!



桂花巷末端某間「X9圓商店」,顧名思義,就是讓人撿便宜的店囉(?)
(X<3)

南庄市區附近的建築,比較老一點的,不難看出依山勢搭建的跡象,
桂花巷兩旁的店面、民宅通常往下還有一層低於巷子路面,
鑿門開窗,外頭還有梯子供進出時爬上爬下,不像是地下室...
十分小巧而複雜的環境,不像平原都市鬧區華廈林立、儼然規矩,
而更來得有創意、有人情味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旺的部落格

金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